日期:2018-06-06

  每个行业都会有顺境的时候和逆境的时候,家具行业也不例外,红木家具也曾经风生水起,但是今年的低迷行情却让众多倍感企业“茫然无措”,尤其是一些基础较为薄弱的中小企业几乎是挣扎在生死线的边缘,没有稳定的客户资源,也没有设计能力,更别说先进的生产工艺了,在这股强大的“寒流”中,倒下是必然的,当然,这并不代表家具行业从此就一蹶不振,任何行业在起步、发展、成熟的过程中都会经历这样那样的困难和危机,家具生产厂家必需懂得如何在危机中看清大形势、大环境,再顺势而为,顺逆境而上。

  这里要说的大环境、大形势表面看似跟家具行业似乎没有直接联系,其实存在于社会中的环节都是息息相关的,任何行业都不可能孤立存在,总会产生链接,总会处在一定的大经济环境中。如此,我们就来看看大环境、大形势,看看怎么在逆境中求发展。

  第一、房地产市场没有永久的“供求”。

  近期,美国房地产市场出现了些许复苏的曙光,但房地产风险依然被认为是美国经济复苏最大的风险之一。自金融危机以来,房地产市场价格下跌超过 30%,这不仅仅是因为市场泡沫破裂负面效应的短期困扰,更意味着美国人口结构变化对房地产市场需求长期趋势和购买力的影响正产生深远影响。

  美国房地产市场之所以持续下跌,是因为住房市场的“需求饱和”,而“ 需求饱和”的根本性决定因素是人口总量和人口结构的变化。人口总量变化包括自然增长率与移民增长率对住房需求的影响。人口普查局公布美国人口最新数字为3.08亿人。过去十年来美国人口增长9.7%,为1940年以来的最低增幅。从增量上看,美国人口增长主要来自移民及移民的出生率,占增加人口的82%。

  而另一方面,人口结构的变化也决定着住房的需求。生育率的下降和人口老龄化的加速不仅使美国住房总需求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也将对住房需求的结构产生新的影响,那些曾经促进美国住宅市场繁荣的“大户型”将出现滞销。

  看来房地产市场所谓的 “刚需”只是一个阶段性的概念,人口红利更不是永久性的增长因素,人口结构影响房地产需求进而影响房地产走势似乎是一个逃不出的 “铁律”。数据显示,全球人口的年龄结构将发生巨大变化青年人口的增长率放缓,老年人口的增长速度惊人。到2050年全球老龄人口将达到现在的 3倍,为15亿人。

  按联合国数据推测,我国的人口红利将在2025年下降到全球平均水平。而去年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劳动人口比重十年来首次下降。种种迹象表明,中国人口结构改变的时间节点正在加速到来。人口结构的变化将会改变房地产市场的供给需求结构。预计中国人口增速将在2015年后进入下降通道,到2020年60岁以上人口将达到2.5亿人,这个时间段也将是中国房地产供需结构出现拐点的重要时间窗口。

  第二、城市化大潮不可阻挡

  很多人集聚在一个相对狭小的地理空间里,一旦达到某个人口密度的标准,此地便被命名为“城市”。放长了眼光来打量,这个变化趋势在全球范围内迄今依然有增无减,“城市化”大潮不可阻挡。为什么普天之下,人都喜欢往城市里凑?,经济上的动力看起来直截了当——城市创造更高的收入。

  大东京的人口聚集程度早就令人印象深刻,在仅占全日本4%面积的空间里聚集了25%的人口。不过,这个全球第一大城市的经济聚集程度更甚:该年度东京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7.2万美元,高出日本全国平均值的67.4%。这样算下来,大东京一个地方就占日本总产出的40%。其他大城市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据2004年的统计; 多伦多人口占13%,经济占14.4%;伦敦人口占英国人口11.8%,经济占13.3%;纽约市占美国人口 2.3%,经济占3.5%。

  全球范围的证据却表明,人的经济活动所包含的逻辑就是在流动中聚集,然后再流动、再聚集,直至人口、经济和财富在地理上集中到一个个面积奇小的地方去。这正是“城市化”本来的含义。经济密度高于人口密度,必定吸引更多的人口聚集。可是人口聚多了,经济密度是不是一定还可以提升?不见得。2004年韩国首都的人口占全国的21%,但经济(GDP)仅占20.7%。此前多年的报道说,首尔像个黑洞一样吸取着全国的资源,甚至闹得釜山那样的城市也出现了“负增长”。

  人口聚集推进经济聚集,反过来再刺激人口聚集,这就是城市化的动态进程。我们只能说,迄今为止,全球范围的城市化依然没有停步的迹象。当一些城市停滞、衰亡时,另一些城市生机勃勃地兴起;一个时期城市化止步不前,另一个时期,城市化又欲罢不能。我们能够抓得住的,惟有一个关节点,这就是经济聚集是不是高于人口聚集。如果环境的、技术的、制度的和观念的条件能够维系经济聚集超越人口聚集,我们就有把握推断城市化必将继续。反之,经济地理就将重新“变平”。中国的特色在于,人口聚集久久得不到更强有力的经济聚集的召唤和刺激,从而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不曾给城市化以应有的推动。

  第三、实体经济为何这么困难?

  2011年年中以来,各界开始关注实体经济的困难,而伴随着今年一季度GDP增速降到8.1%,实体经济困难的问题越来越被人关注。外部经济复苏乏力,欧洲也还面临债务危机,但是毕竟外部经济在复苏中的情况下发生的企业经营困难。因此,外需不足、外部原因不应该是这次实体经济困难的主要原因。大致来说,这些因素及其影响实体经济的机制是:

  其一,税费高昂,上游产品垄断高价,增加了企业的生产成本。

  其二,高房价对实体经济的伤害。高房价对实体经济的伤害来自两个方面:首先,资产泡沫化过程中,实体经济的收益率是不可能赶上资产市场上的收益率的。这样,实体经济领域就会发生资金倒抽效应。其次,高房价还直接推高企业经营成本。

  其三,通货膨胀和人民币升值双重挤占出口企业利润空间。人民币对外升值,以本币结算,销售价已经降低。更要命的是,人民币还对内贬值,劳动力、原材料价格上升,出口行业的利润空间受到极大挤压。

  其四,金融制度缺陷,企业融资成本过高。国家规定的贷款基准利率是6%,可以上下浮动2个基点。但实际上,企业不仅要承担6-8%的贷款利率,同时还要承担7%的贴现率,再加上其他的融资成本支出,企业的实际融资成本大约就在16-18%。不仅如此,广大中小企业还很难从银行获得融资。

  其五,产业结构要跟着调整,但是产业结构越是高级,越是对产权界定、法治保障提出更高的要求;产业结构高级化还要求更高的人力资本,但是我们的教育跟上了没有?特别是职业技术教育跟上了没有?应该说没有跟上,问题很大

  综上所述,家具制造企业要在逆境中求发展必需看清目前的大形势,大环境。才能顺环境而上,在逆境中立于不败之地,生存下去。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版权所有:长春大正办公设备制造幸运飞艇   吉ICP备09001435号
电话:0431-87810337 87810396 15643163153   传真:0431-87810337 
地址:长春西安大路与青年路交汇北行405米  E-mail:1030539735@qq.com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